巴陕高速米仓山隧道全线贯通 -凯发登录

巴陕高速米仓山隧道全线贯通
【 发布时间:2018-08-10 】 【 来源:巴中日报 】

微信图片_20180810092225

米仓山隧道建设时间表

  2013年10月米仓山隧道土建工程开工并入场准备
  2014年1月施工方正式入场施工
  2018年6月25日米仓山隧道右洞贯通
  2018年8月9日米仓山隧道双幅贯通

  8月9日上午10时许,巴陕高速公路米仓山隧道建设现场一片欢腾,经过建设者们54个月艰苦卓绝的奋战,这条约13.8公里的超特长隧道顺利实现双幅贯通。待今年底巴陕高速全线通车后,由巴中北上翻越米仓山将迎来高速时代,四川北上出川将添加一条沿线风景最优美、线形设计最合理的大通道。

  巴陕高速公路(g85)起于川陕两省接线的米仓山隧道进口处,经南江县、巴州区,止于巴中市东兴场互通,与已建成的广巴、巴南、巴达高速公路相接,全线设置7处互通式立交,路线全长约117.5公里,特大桥16座,超特长隧道1座,收费站7个,服务区3个,桥隧比78.2%,概算总投资137.14亿。

  巴陕高速一期工程巴中至南江北81公里,已于2013年12月底通车。二期工程南江至川陕界段36.5公里。其中南江北至关坝段16公里已于2017年11月通车;关坝至川陕界段约21公里预计在今年底通车后,巴陕高速全线实现通车。

  作为巴陕高速的控制性项目,米仓山隧道进口位于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小南海镇小坝附近,出口位于巴中市南江县关坝乡。隧道全长13.8公里,是目前已贯通的西南最长、国内第二长的高速公路隧道。隧道出口端掘进达8公里,是国内独头掘进最长的公路隧道。

  目前,施工方将开展路面、电缆、通风机房等附属和配套设备、设施的建设。到今年底巴陕高速全线通车后,南江至汉中的路程将由现在的3.5个小时缩短为1个小时,巴中可1.5小时跑拢汉中。巴陕高速将和广陕高速、达陕高速一起“三箭齐发”,进一步完善川东北区域高速路网,有效降低区域物流成本,增强川东北经济区与环成都经济圈平原经济圈的经济联系,深化地区分工协作,给川陕革命老区的脱贫攻坚注入强心剂,促进四川“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经济新格局的形成和发展。

创多个国内第一,带你认识国内第二长公路隧道——
  隧道结构规模国内第一 地下风机房有4个篮球场大

 创新纪录

  ★是目前已贯通的西南最长、国内第二长的高速公路隧道
  ★隧道出口端掘进达8公里,是国内独头掘进最长的公路隧道
  ★在建公路隧道中,竖井深度国内第一,隧道结构规模第一,洞内洞外环境地质复杂程度第一

施工难度

  ★隧道施工弃渣总计有300多万方,如何在不破坏生态环境的情况下处理弃渣?
  ★地灾多,地下涌水灾害频发
  ★施工伴随产生的硫化氢气体安全威胁极大
  ★高地应力灾害突出,岩爆来得猝不及防

  在人们的印象中,隧道就等同于通车的主洞,但是对于米仓山隧道这样的超特长公路隧道,为了解决通风送风问题,在米仓山这座巍峨的大山中,除了两条通车主洞外,还有着结构十分庞大的地下系统,为国内在建规模最大的公路隧道。

  “米仓山隧道结构十分庞大,如果要系统介绍,用‘2411’可以概括。”项目总工程师江俊杰介绍,“2”是指2条主洞,“4”是指4座斜井,两个“1”则分别指1座垂直竖井和1个地下风机房。

  由于隧道位于山体深处,为保证优良的通风送风条件,设计了复杂而庞大的通送风系统。采用了纵向分四区段通风井送排式通风,4座斜井长约1.6公里至1.9公里;1座竖井深432米、直径9米,从米仓山地表垂直深入到山体深处,与隧道主洞相连,相当于从隧道中部垂直挖出一栋高约144层高楼的空间。地下风机房位于隧道中部最深处,长160米高14米,在这个四个篮球场大的空间里将密密麻麻布满送风机,通过11条联络风道向隧道送风。

  米仓山隧道创下多个在建公路隧道第一:主洞长度曾是国内在建第一长,竖井深度国内第一,隧道结构规模第一,洞内洞外环境地质复杂程度第一,诸多第一也足以体现施工的高难度。

揭秘施工中的惊险历程——
  岩爆猝不及防 一天面临上百次冲击波

  米仓山隧道存在隧道施工中可能面临的几乎所有难题,在毒气、岩爆、地震不断的环境里,建设者们曾身穿防弹衣、头戴钢盔、佩戴呼吸器应对,经过上百次专家会,大胆采用物联网传感技术打造数字化隧道,用科学手段有效应对复杂状况,申报获取专利20项。

最复杂:八大问题构成隧道施工难题“展览馆”

  米仓山隧道结构庞大、地质复杂,可以说是隧道施工领域各项问题集中的“展览馆”,综合起来有八大难点。

  弃渣难。隧道施工弃渣总计有300多万方,放在一个标准操场可以堆200多米高,如何在光雾山核心风景区和生态环境极为脆弱的高山峡谷区消化弃渣,又不破坏生态环境,是建设者面临的重大难题。

  地灾多。工程区地处高山峡谷区,位于大型滑坡和地质灾害频发的红层地貌区域。施工中多次发生大型地质灾害,2015年6月28日的特大洪水泥石流灾害,将位于半山腰的隧道洞口、项目经理部、拌和站全部摧毁,进出便道、省道中断一周,直接经济损失达7000余万元。项目部管理人员、施工作业人员约500人冒雨在丛林中辗转一天,才脱离危险。

  毒性气体威胁。施工产生的硫化氢气体安全威胁极大,堪称无色无味的夺命幽灵,时刻威胁着建设者的生命。

  地下涌水灾害频发。斜井施工过程中发生涌水至淹井一月有余,主洞段洞内多次出现“一线天瀑布景观”。

  高地应力灾害突出。岩爆问题作为地下工程施工的典型灾害,米仓山隧道深处的岩石强度是普通钢筋混凝土强度的三倍以上,更是一个高度储能的“炸弹”,开挖形成洞室后,能量急剧释放,大小岩块弹射喷射而出,多次造成设备损坏、工人受伤,影响工期68天。

  地下配套设备施工难度大。隧道竖井和地下风机房联络风道达1公里多,且受地形限制,整个竖井施工仅限于从上至下垂直施工,安全压力巨大。

  公路隧道独头掘进长。受客观条件限制,主洞仅能采用独头掘进施工法,长距离独头掘进的施工通风、组织、工效与定额消耗等环节均考验项目的设计、施工。

  隧道运营技术复杂。作为国内运营第二长的高速公路隧道,超特长隧道运营管理系列问题(光环境、消防、通风、照明、监控、救援等)极为复杂。

最危险:高地应力释放引发上千次洞内地震

  “嘭”,一声闷响毫无征兆地在隧道深处响起,作业的工人们闻声急速后退,地面猛然震动,挖机装机等工程设备明显抛离地面,碎石像被炸开的手榴弹弹片一样四处激射,刚挖开的作业面突然掉下来大量岩石,粗大的工字形钢梁瞬间被拉弯……项目总工程师江俊杰向记者播放了今年1月,隧道施工时遭遇高地应力地质灾害的现场监控录像。

  建设者们在一天时间里最多可能遇上超百次高地应力爆发,施工中共监测到因为高地应力引发的微震数千次,今年初发生的一次应力灾害,强烈的地面震动让隧道内的工程机械足足弹起来2米高。

  所谓应力,就是地壳的弹性能量没有完全释放。打隧道也会触发山体应力的释放,导致隧道垮塌、变形,或促发“岩爆”。米仓山核心的花岗岩岩石坚硬而易脆,极易岩爆。

  高地应力,对于米仓山隧道的建设者们而言就是最大的拦路虎,“随着掘进的深入,高地应力灾害频繁发生。从2017年11月开始,一般一天有二三十次,最多时一天上百次。”江俊杰说,高地应力灾害期间微震不断,最大的一次微震比50颗手雷同时爆炸还要强,相当于1.5级的地震。从岩石炸开的20分钟到2天内都可能发生微震或岩爆,工程进度也从一个月掘进200多米骤降到19米。

  一直到2018年1月,大家都在为减轻高地应力带来的损害而绞尽脑汁。最初的方案简单而直接,为了防御岩爆将弹射的碎石,工人戴着钢盔、穿着防弹衣作业,这也成为国内隧道施工中罕见的场面。

  被动防御也不是最有效的办法,还得从科学里找方法。国内隧道施工罕有这种情况,化解地应力的科学研讨会开了十几次,甚至请来了省内、国内顶尖的隧道和地质专家。最终形成了用工程泄压爆破和柔性防护网,来分别防护高地应力和岩爆。

  “就是在施工作业面覆盖一层柔性防护网,防止岩爆的碎石激射。”江俊杰介绍,泄压爆破就是在爆破岩石时将钻孔打得更深,相当于提前将岩石震碎,释放岩石应力。隧道内还安装了一套地震监测传感系统,通过监测微震并分析应力数值的变化,来提前预判地应力可能释放的时间。通过施工实践,高地应力带来的损害被有效降低,为顺利贯通创造了条件。

 聚焦工程建设者
  江俊杰:在攻坚克难中寻找乐趣

  作为米仓山隧道施工项目的总工程师,35岁的江俊杰对于挑战高难度的隧道施工颇有经验,来米仓山隧道之前曾在色达的老折山高原隧道施工。面对难题多、难度高的米仓山隧道施工,他坦言仍有很大压力,但是在攻克难题的过程中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让他感到作为工程师的乐趣和自豪。

  从2013年8月至今,江俊杰已经在米仓山隧道工地上奋战了整整5年。“以前当副总工程师和工程科长时,压力不算大,从任总工程师后,责任带来的压力骤增。”江俊杰说,特别是2017年底高地应力灾害突发时期,常让他夜不能寐。

  施工安全是重要任务,在地质条件和施工设备相对恒定的条件下,充满了变数的就是施工人员的技术。“同样是固定一个钢梁,有经验的师傅可能一颗钢钉就行了,有的可能两颗还不行。”江俊杰说,只有在施工流程管理上下狠功夫,同时通过培养工程技术员,再由技术员培养工人来一层一层改进工艺。

  “隧道贯通,让我长舒了一口气。”江俊杰说,攻克了工程技术难题,为巴中老区打通一条脱贫致富路,这让他和团队感到十分自豪。

 李黎龙:难忘泥石流到来时的“逆行”

  “2014年1月15日下达开工令,2017年11月南江北到关坝通车……”这条高速公路的每一个施工节点,巴陕高速公司工程处副处长李黎龙都烂熟于心。来巴中7年,又5年驻扎在光雾山景区一步之遥的关坝,他却没时间到光雾山景区好好旅游一番。

  “工程建设者修一辈子路,让群众走好路,自己却经常翻山越岭走烂路。”李黎龙说,这个过程中遭遇危险是常态,其中最惊险的是2015年6月28日的泥石流灾害。

  “幸好是白天,平时只有碗口粗水流的小河沟瞬间山洪暴发,听到山上的项目部、搅拌站被泥石流摧毁时,我们顿时急了。”李黎龙说,当时通讯不畅、道路完全中断,工地受损情况不明。

  为了掌握准确的灾情,在工人们纷纷外撤之时,李黎龙和同事反而逆行,向最为危险的地方奔去。“说心里不虚那是假的,我们步行一个多小时到了工地,发现隧道口已经堆满了约5米高的泥石流,大量洪水倒灌进隧道,项目部和搅拌站被完全摧毁,工人们在隧道上方半山腰躲避。”

  到傍晚时分才到桥亭,待手机有信号了,他赶紧向上级汇报后,才有机会向家里打电话报平安。次日一早,李黎龙和同事又回到现场查看灾情,并在第3天组织开展生产自救,不到两个月恢复了正常施工。

 张诗阳:7000种耗材里感受工程的庞大

  “道路很远、工程很大、配件众多。”这是22岁的张诗阳去年大学毕业后初到工地的第一印象。作为物资设备科的一名器材管理员,他从仓库的各种零件中感受到工程的浩大。

  “配件太多了,大部分以前不晓得。”张诗阳说,光低价值的易耗品就有7000多种,其中不同型号的螺丝就有1000多种,盘存一次库存要一周时间。在师傅的带领下,他足足花了半年时间才基本认完,而要胜任好器材管理员岗位,张诗阳说还要一两年时间。

  远离湖南老家,没有周末,一个季度休6天,张诗阳开始很不适应。但是看着其他人苦研业务或者抱起书本学习,他也很快找到了目标。他说,像米仓山隧道这种超长隧道的贯通,包含着前辈们太多的技术积累,作为一名新人也备受鼓舞。记者:陈杨 付海旭

最新动态
关注凯发旗舰厅真人

凯发旗舰厅真人的版权所有 © 杨培伟 2013~2020